首页 头条 科技 房产 视频 家居 时尚 旅游 汽车 理财 教育 健康

情感

旗下栏目:

《世态炎凉》

来源:未知 编辑:肖娴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9-01 17:19
来源:微信公众号情人节杀戮缪斯

“我们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是一种悲剧,但放在这个时代我们好像就是众生相。”

 

 1996.5.22棚的诞生,1997.11.8婕的诞生,2002.5.14我的诞生。     ———绪论

 

第一章:世态炎凉

 

   棚比我大六岁是大姨家的孩子从我有记忆开始我都生活在大姨家,大姨家有个院子每逢春夏院子里百花齐放,夏夜大人们靠在摇椅上手持摇扇轻轻地扇动着,关于儿时的记忆都是近几年想起来一点,我记得2008年全国各地大雪纷飞,作为南方的孩子我和棚很兴奋我们堆了好大一个雪人,那是我们第一次堆雪人小手冻的通红但我们还是乐此不疲,我还记得那年过年我们自己去放烟火那是我这些年看见过最美的烟火,我们天真烂漫的脸庞被漫天烟火笼罩着,那时候我好喜欢棚这个哥哥啊,每天放学他会走几公里路回来为了给我买橡皮糖吃,他知道我喜欢吃糖所以有时候两颗都会给我,可他也是那个爱吃橡皮糖的孩子啊。可能是因为他的五官精致所以从小到大人缘都很好,女生喜欢他男孩也不嫉妒。大人们说起他总是一个品行优良的好孩子,唯一一次打架因为男孩的横行霸道被他打的满地找牙,回家扑通就跪下了,其实大姨早就接到老师的电话,并且老师还夸奖了他的正义与勇敢。姨爹是我们每个孩子的噩梦,从小到大棚几乎每天都在挨打,姨爹说他没读过什么书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棚的后背永远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棚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露,那一年我才四岁左右却让我记了一生,露因为经常逃课那天很晚才回家原本我和棚在看电视,露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跪在院子里,我和棚缩在一个角落里,他紧紧搂着我捂着我的嘴,我们看着窗外的三个人,还有那根电线胶皮挥动的一声声像是打雷,露没哭过一声,后来姨爹把棚叫出去直到现在我都不懂为什么要叫他出去,姨爹让棚跪下“说从此以后不要认这个姐姐”他一声不吭,就这么挨着。反而是露哭出了声“你说不认我,你说没有我这个姐姐,你说啊”露嚎啕大哭,声嘶力竭而少年坚定的眼神和挺拔的身躯就这样一下又一下的挨着,露抱着他说“别打了,都是我的错和棚没有关系”最终不了了之。小时候他替我扛了许多事,其实姨爹知道犯错的是我,我没有承认的勇气但是姨爹从小就宠爱我所以每次都是棚替我收拾残局。我很怕棚责怪我他只会在事后问我“是不是你做的啊,没事的我替你扛着。”那时候我是家里的小公主有时候说话刺伤了棚,那一次他真的生气了,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只记得原本要去我家的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每一次都是他来向我道歉。还有一件特别好笑的事,我可能才一两岁,他逗我结果被我把他嘴唇咬下来一块肉我哭了,姨爹听到过来打了他一巴掌结果发现是我咬破了他的嘴唇。可是后来这一切好像在某天变了….棚不再笑了或者说是他在强颜欢笑,那年露结婚生子我们去看望她,我和露说了很多事他呵斥我后来他说为什么和一个外人说这么多?那一刻我看着他,他好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棚了,我开始看不清楚他的脸。甚至厌恶,还有他的骄傲自负让我骂出了我人生的第一句脏话,他可以随时把我逼崩溃,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再到后来大姨和家里的人吵架,他在上高中我们几乎没怎么见过了。直到大姨生病癌症他再也没笑过,原来人可以一夜白头,他沧桑了许多这件事发生在他快上高三的时候,医生说大姨活不过半年了,如果动手术下场不是死在手术台上就是全身瘫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连北协和都做不了这个手术。他的成绩一落千丈,从全校的前五十一直滑倒差点儿垫底,他变的沉默寡言,我开始和他说话,因为大姨给我买了一瓶进口糖而和我生气,我感到羞愧。大姨撑过了那半年,病情有了好转,我一直不知道他身上穿的是川久保玲只知道是个小红心有点贵我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要nike或是小红心的衣服为此我唾弃到说了他几句,我们不再说话。后来他考上那天我一大早被我妈叫起来,那刻比我考上都要开心,可他却不开心二本分数还有些尴尬很多比他差的却比他高很多,他想复读,在每个大人的劝说下他还是去读了。第一年回来的时候他的脸颊已经瘦到有些凹陷,人们发现他抽烟,只有我知道他抽了很久,那次高考完大姨他们不让他出去,他坐在院子里抽烟我看着火光闪烁我不敢相信,他让我拿烟灰缸出去。可能他一直信任我,他知道我不会说。因为瘦的过分大姨便说他是拿钱去买烟抽,的确他的烟瘾很大但是人们不曾问过他为什么抽烟,只有无尽的指责,他还是一声不吭,或许他已经习惯不去反抗了,所以他从不会抵一句嘴或许是因为成熟怕他把他生病的母亲气着,所以还是一声不吭。他一直都是一个懂事的人会做饭会洗衣服,家里只要他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在做家务,大学毕业后原本点招他去广州,可是因为姨爹的固执一直以来他都在怨他没能考上军校,后来怨他没考研究生再到怨他没考公务员,他们在逼他回家。回家后有一年都待业在家出去玩只能伸手向家里要钱,他不能去随便找一份工作做,因为他是这个家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无论是母亲这边还是父亲这边,一个大学生沦为打工的没有面子,他们不让他也不愿。后来去XX局实习了一年,他终于有了钱四千一月甚至不到起初大家不知道他有一大半上交给母亲,只觉得一个男孩过的抠门,下班每天都是走路回家,去我家吃饭来去都是走路,没有请过大家吃过一次饭,没开过一分钱。我开始体谅棚是因为我高一那年,他听到我手上全是伤,据说还有人用烟头烫我,那天他差点连考试都不考了,他说他要回来见我,从小就是这样,他去接我会先笑我是“二级干部”因为我的校服总是比里面的衣服短,之后他便会问我有没有人欺负我,每一次他都会问。那天他和我妈起了很大的争执“我当时都说不要让她去读什么贵族学校,你们不听她又不是考不上考上了你们还是要把她送出去,现在被人欺负”我妈解释给他听我没受伤,是因为那个老师夸大其词,因为和我谈恋爱的那个男孩自杀所以我身上有疤痕他以为是男孩弄的。第二次是我要高二了,他问我“你有什么想做的吗?或者是想考的大学。”“我想考厦门大学。”“不一定考得上的,不是我瞧不起你,是因为哥哥经历过我知道有多难,他们不懂所以尽力就好,考到哪算哪,不要有压力等你考大学的时候我也有一定存款了,考上那天我给你买电脑手机。他们还是要给你买手机电脑的钱就拿去旅行,好好去玩一趟。如果你真考到了我也好给别人炫耀一下我妹在厦大,985大学,每次都给别人填自愿下一次我想给你填。哥哥这辈子就这样了,你大姨这样我走不了了,我怕走了以后我会后悔一辈子,所以你替哥哥去更大的城市看看外面的世界吧。”直到现在我想起这句话我都会想哭,他是一个这么骄傲的人,原本他可以去看看更大的世界,却还是被现实打败变成了他不想成为的人,原本人人夸赞的孩子现在沦为人们饭后的谈资嘲笑的对象,他不知道的是有一刻我差点选了文,因为他我坚定选了理科,我想替他们去外面看看。而现在他连选择对象的权利都被人们剥夺,过年那天我好后悔没下去给他开门,我到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我下去了或许他会和我说说,他变了他不再迎合维持家庭的关系,他不再强颜欢笑了,我不知道是他不想再装下去了还是这会成为压死他最后的一根稻草,我一直感觉他会是我们三个病的最为严重那个,但不知道未来他是否会过得好。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责任编辑: 肖娴
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最火资讯

频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