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 科技 房产 视频 家居 时尚 旅游 汽车 理财 教育 健康

头条

旗下栏目:

​这是一个95后的姑娘能干出来的事?

来源:未知 编辑:肖娴 人气: 发布时间:2022-11-11 16:58

10日下午,被一个名为“褚一凡”的“95后”女生刷屏了,据报道,这位褚一凡斥资1.96亿入主一家A股上市公司国立科技,曾经还是一名财经记者。看到这里让小编一阵兴奋,联想到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地产一姐”吴亚军都是记者跨界当老板的典范,心想做财经记者的前途真是有无限的想象力,指不定自己哪天也能和她们一样呢。

 

把消息浏览了一遍,果然没那么简单。

 

这条消息来源于9日晚间,国立科技发的一系列公告,其中一条“国立科技: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暨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

 

2022年11月9日,公司控股股东东莞市永绿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绿实业”)以及实际控制人邵鉴棠、杨娜与泉为绿能投资(海南)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和《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永绿实业将其持有的公司1600.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转让给泉为绿能,并将其持有的公司1920.2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2%)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泉为绿能行使。

 

本次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泉为绿能将持有公司22%的表决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泉为绿能的实际控制人褚一凡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10日早盘,国立科技股价低开高走,最大涨幅逼近14%,当日收盘时涨幅为5.87%。

 

相比对于国立科技的关注,新上任的实控人似乎更让媒体感兴趣,首先是其虽年纪轻轻,但经历却极其丰富,其次是其父陆永曾为雅百特(后更名为“雅博股份”)的创始人,2015年雅百特借壳中联电气上市,上市后陆永任董事长,其母褚衍玲为总经理,后来二者因双双卷入跨境财务造假案而被证监会处以“市场禁入”的处罚,其父母曾借用褚一凡之名设立投资公司来持股雅百特,此次褚一凡入主国立科技是否又是其父借她的名义来运作“壳资源”呢?

 

01

 

95后实控人

 

这个95后的履历看着不简单。

 

据公开资料显示,褚一凡1995年生,中国澳门籍,研究生学历。2014年7月至2019年11月历任上海鸿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蓝鲸财经记者、山东雅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2021年2月至2021年10月,任安徽华晟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创新事业部副部长。2021年10月至今,任黄山朴蔓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1995年出生的褚一凡,在19岁的时候就担任了上海鸿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也就是说,她在还没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是公司高管了,而且不同于挂名的“副总”,而是实实在在的执行总经理。天眼查显示,上海鸿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31日,由褚一凡100%持股,注册资本1000万,根据公开的社保信息显示,公司交“五险一金”的人数为0,也就是说这个公司只是个空壳。

 

接下来,褚一凡去了蓝鲸财经做了记者,在蓝鲸财经的公众号平台上,小编还搜到了她的两篇文章,这两篇文章均是2018年3月份的时候发布的。褚一凡曾经和小编做着一样的工作,以小编的经验来分析,褚一凡在蓝鲸财经做记者的时间可能就只有2018年3月份。

 

图片

随后褚一凡便进了她爸爸的公司雅博股份做董事长助理,但并非去给她爸爸做助理,因为此时,她爸爸陆永已经因为财务造假事件被处罚,雅博股份的董事长从2018年1月便由唐继勇担任,2022年3月任职终止。

 

2021年,褚一凡所在的安徽华晟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20年7月做光伏设备的企业,注册资本9800万元,实缴资本1565万元,小编并未发现褚一凡及其父母持股该公司。

 

褚一凡现在担任黄山朴蔓商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缴资本2万元,其中褚一凡认缴4250万元,持股85%。这家企业共有7人。

 

此外,褚一凡还控制着中车创新投资(海南)有限公司、山东朴州新材料有限公司、拉萨纳贤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中拉萨纳贤是雅博股份的第7大股东,持股1.85%,中车创新、山东朴州新材料均为空壳公司。

 

此次国立科技股份受让方泉为绿能,是一家上个月刚刚成立的公司,其中褚一凡持股70%。

 

通过这位95后的履历可以发现,2014年以来,在8年时间里,褚一凡每年都在换工作,除了在雅博股份做董事长助理以外,其他她任高管的企业大部分为空壳企业,少数为刚成立的企业,很难说这位95后有什么管理一家成熟企业的经验。

 

有媒体报道,11月10日,国立科技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实控人的家庭状况与收购交易无关。若后续转让顺利完成,褚一凡或将正式参与公司运营与管理。

 

不止参与管理,她还信心满满地对国立科技经营和业绩做出了承诺,正如媒体所形容的那样“初生牛犊不怕虎”。

 

据国立科技公告显示,褚一凡控制的永绿实业承诺,国立科技2022年的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净利润为正,若国立科技2022年度未达到上述承诺标准,则永绿实业应当在2022年度年度报告披露后30个工作日内向国立科技进行现金补偿,应支付的补偿款金额=0-2022年实现的净利润。

 

了解褚一凡父母当年财务造价案的对这一幕应该不陌生。

 

02

 

为何买下这样一家企业

 

从投资的角度,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褚一凡要入主这样一家不优秀的企业。

 

这次交易的标的国立科技成立于2002年,2017年登录创业板,实控人为邵鉴棠、杨娜,二者为夫妻关系,凑巧的是,他们二人也是中国澳门籍。

 

国立科技以研发、生产、销售低碳环保高分子材料及产品为业务核心,围绕高分子材料及其产品相关产业链,从事低碳、环保高分子材料及其相关产品业务、供应链管理业务及汽车配件等相关业务。公司产品被广泛应用于高档运动及休闲鞋材、智能家居、通信通讯、运动器材、电子配套产品、家用电器、汽车汽配等领域。公司的主要客户包括卡骆驰(CROCS)、亚马逊(AMAZON)、沃尔玛(WALMART)、ALDO、迪士尼(DISNEY)、斐乐(FILA)、巴宝莉(BURBERRY)、卡帕(KAPPA)、江博士、小米、长安、康佳、蓝思科技等。

 

国立科技是一家典型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与曾经多数A股上市公司一样,上市即巅峰。2017年国立科技上市后,当年实现营收7.58亿元,实现净利润6200万元,取得了成立以来最高的盈利水平,同期销售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分别为22.09%、8.12%。

 

此后,国立科技经营逐渐恶化,2019年-2022年三季度分别实现营收20.33亿元、19.27亿元、19.02亿元、10.02亿元,同比分别为86.16%、-5.21%、-1.30%、-31.95%,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100万元、-3.74亿元、-2.72亿元、1.52亿元。

 

国立科技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如果今年不能实现利润为正,那么国立科技将被ST,不过2022年前三季度国立科技虽然营收下滑的厉害,但却有着1.52亿元的净利润,这也是为什么褚一凡敢做出业绩承诺的底气吧。

 

但还有一点令市场担忧,那就是国立科技的资产负债率,2017年以来国立科技的资产负债率连年攀升,到2021年的时候已经高达80.05%,2022年前三季度为65.60%,虽有所下降,但仍不健康。

 

在当下的环境,敢拿出近2亿的钱入主这样一家业绩不佳,业务缺乏想象力的企业,这不禁让市场回想起她父母当年的操作,那可牵扯出一件惊动了外交部的财务造假案。

 

03

 

那件惊动外交部的造假案

 

现在的雅博股份,是由雅百特改名而来的。雅百特成立于2009年04月,是一家集设计、制作、安装、服务于一体的大型金属屋(墙)面围护系统和光伏屋面系统的集成服务供应商,主要应用于铁路车站、机场、会展中心、大型商业设施、城市综合体等大跨度建筑。

 

2015年雅百特借壳中联电气,当时已成立6年的雅百特,账面价值不足3亿,却为借壳开出了35亿元的价格,并以超高的盈利承诺支撑起1082.8%的估值溢价,其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55亿、3.61亿和4.71亿。

 

2015年雅百特实现2.71亿净利润,完成承诺业绩的106%;2016年实现2.58亿净利润,并没达到承诺业绩的要求,仅完成承诺业绩的71.53%,而这利润也是雅百特造假虚增出来的。

 

根据2018年7月证监会的披露,雅百特于2015至2016年9月通过虚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等手段,累计虚增营业收入5.83亿元,虚增利润2.57亿元。其中,2015年虚增收入4.82亿元,虚增利润2.32元,虚增利润金额占当年披露利润总额的73.08%;2016年1至9月虚增收入1.01亿元,相应虚增当期利润2,423.77万元,占2017年1至9月份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9.74%。

 

据证监会公布的信息,雅百特为了造假,动用了7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个公司走账,超过了100多个银行帐户进行资金划转,而且经常通过银行票据和第三方支付划转,渠道复杂。稽查人员为了核实这些账户信息,几乎走遍了上海各大银行。

 

后有人总结雅百特财务造假的逻辑链,虚构海外和国内工程合同,通过采购原材料的名义预付账款给自己控制或安排的企业,再通过关联交易做现金流水账流入上市公司,虚增营收利润和存货资产。

 

证监会在新闻稿中将之称为“一起性质恶劣的上市公司跨境财务造假案件”。2019年9月10日晚间,雅百特公告透露,公司实际控制人陆永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5万元。相关当事人李马松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陆永与褚衍玲夫妇被市场禁入。

 

能做出如此复杂的造假,可见陆永也是个人才。

 

值得一提的是,雅百特仅有的三家股东均为停牌前突击成立。根据公告,瑞鸿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12日,陆永持有80%的股权,褚衍玲持有20%的股权;纳贤投资(有限合伙)成立于9月22日,褚衍玲和瑞鸿投资持有0.08%的份额,褚一凡持有99.84%的份额;智度德诚则是在2014年7月21日成立,同样为一家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瑞鸿投资和纳贤投资成立时距离中联电气停牌仅有一个月。并且这三家股东成立后,除了投资雅百特之外,并未开展其他业务。

 

此次的泉为绿能也有着类似的操作手法。

 

2021年5月,雅博股份发布了破产重整相关公告,目前雅博股份的实控人为山东泉兴科技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泉兴科技成立于2021年3月,注册资本1.5亿元,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及外围设备制造、投资活动、科技中介服务等。从股东背景来看,泉兴科技由山东泉兴能源集团以持股51%控股,枣庄市财金控股集团和山东财汇控股集团分别持股30%、19%,股权可最终穿透至枣庄市国资委。褚一凡及其父母实控的拉萨纳贤和拉萨瑞鸿目前还在雅博股份的前十大股东之列。

 

近日,有媒体报道,最近一两个月,A股壳交易比之前热了不少,据不完全统计,7-10月,筹划控制权变更的A股公司数量分别为4家、3家、5家和7家,11月以来,已有4家。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责任编辑: 肖娴
本网转载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最火资讯

频道精选